www.6ccc.cc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6ccc.cc >

  • 马云七年后重返达沃斯:我们有点疯,但不蠢-马云-企业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1-11-06点击率:
  •   查理?罗斯:阿里巴巴很大,那么现在阿里巴巴到底有多大呢?

      马云:是的,在西雅图,在美国银行大厦,当时在大楼里面,我的朋友开了一个办公室还没有这个场地的一半大小,电脑在那里。朋友说,马云,试试看互联网,我说互联网是什么,他说就是可以搜索你想要的所有东西,当时使用Mosaic,非常慢。我说我不想碰,电脑太贵了,我不想毁掉,我赔不起。他说,搜吧。

      查理?罗斯:当年尼克松到了杭州,之后开始旅游者到杭州非常多,那是你开始学英语?

      隐私问题,我们可能没有解决方案,但是我相信年轻人,下一个二十年,在隐私问题上,在安全问题上,会有突破。我完全相信。

      查理?罗斯:你和政府的关系?有人说,中国的环境下,竞争被限制了?

      查理?罗斯:你希望进入三个大学,每次他们都拒绝了你?

      我们越是想到250亿美元的融资,越是想到我们应该如何高效的花钱,这不是钱,是来自全球的信任,这些人希望你能够更好的帮助更多人,他们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回报。

      马云:是有一个高考,我失败了三次了。我失败的多了,考重点小学,两次失败,考中学两次失败了。你很难想象,在杭州,我那个小学只存在了一年变成了一个高中了,因为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毕业以后太差了没人要,所以我们自己升级成了一个中学。

      查理?罗斯:那时候,马云开始变成了Jack Ma?

      查理?罗斯:在美国有很大的隐私问题,谷歌,苹果的隐私问题,有人问政府是否应该拿到数据?如果政府来找到你,说想拿到数据。

      马云:互联网是世界的,我们要有个全球的名字。当时雅虎是最好的名字,我想了很久,阿里巴巴是不是个好名字,那天我正好在旧金山,一个服务员来了,我问她,你知道阿里巴巴吗?她说,知道啊芝麻开门。 我说好,我问了很多别人,他们都知道阿里巴巴,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,芝麻开门。我知道这是个很好的名字,而且以A开始,阿里巴巴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      但是我在达沃斯参加全球青年领袖论坛后,听到很多新的想法,我很激动,头几年我学到很多,什么是全球化,什么是企业公民,什么是社会责任,很多伟大的事情,很多伟大的领导人谈论什么是领导力。我学到了很多,看到很多年轻人在讨论。

      我觉得,这是一个有趣的东西,我们要做点事情。

  我听完了那个论坛,我打电话给团队说,说立即做,现在。如果有人要因此进监狱,马云来。因为对中国和世界来说,建立一个信任系统太重要了。但是如果你做的不好,偷钱,洗钱,那么你进监狱。当时有人和我说,支付宝是你最蠢的主意了。但是我说,只要有人用,而现在有6亿人使用支付宝。

  查理?罗斯:你从来没有从政府里拿过钱?

  查理?罗斯:你第一次用了互联网?

  查理?罗斯:你说过,要创造阿里巴巴,你要创造信任,因为中国人习惯了面对面,你怎么创造信任?

  马云:Jack是一个来自田纳西的女士起的,她到杭州旅游,我们变成了笔友,马云发音实在太难了。她说你有英语名字吗?她说,我的丈夫和父亲都叫Jack,你觉得Jack怎么样?我说,好。我就用了这么多年。

  2008年当经济危机来临时,我觉得最好回去工作,因为你永远不能靠说赢得世界,你必须靠实干,所以回去工作7年。现在,我回来是觉得到时候要回报一些东西了,我当年从论坛受益以后,今天为什么不能向更多年轻领袖分享我的故事,告诉他们我们经历了什么。

  马云:7年是一个很长的假期。我记得上次来是2008年。当时我来达沃斯的时候,我是来参加明日青年领袖论坛的,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达沃斯,我来到瑞士,看到有很多年轻人示威游行,他们在干嘛,他们说,反对全球化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要反对全球化啊?全球化是很好的事情啊。然后我们2个小时的路上还遇到很多安检,有机关枪,我就想,这是参加论坛还是进监狱啊。

  当时我记得9:40我网站上线。12点朋友说,有人给你发了5封邮件。邮件说,你在哪,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中国的互联网网站,我们怎么能联系,一起做点事情?

  查理?罗斯:被拒绝什么感受?

  然后我来到达沃斯,我听了一个领导力论坛,领导力是有关责任的。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将精彩对话整理如下,以飨读者:

  马云:是的,我当时帮助我们当地政府造高速公路。

  我搜索了第一个词,beer。我看到了来自美国的啤酒,日本啤酒,但是没有中国啤酒。我输入China,什么都没有,没有在中国的数据。所以我和朋友说,为什么不创造点中国的东西,我们为我的翻译社做了个小网站。

  查理?罗斯:当阿里巴巴完成世界上最大IPO时,我们都开始知道了他的很多故事,阿里巴巴的很多事情,在这里,我想先谈谈他的个人故事,我想谈谈他尝试了那么多次,失败了那么多次。我想谈谈是什么把他带到今天,未来准确怎么发展,想要怎么实现这个目标。如果他实现了,这对世界和对他想影响的人,意味着什么?我们从这个问题开始,为什么你回来达沃斯?

  马云:如果你总是想着从政府拿钱,这个公司是很差是垃圾,你想着从市场和客户获得钱,那你的公司就是成功。也没有从银行拿钱,当时我想要他们不给,现在他们给我,我不想要。

  马云:我们和政府的关系很有趣。我曾经业余为外经贸部做过电子商务。我对所有的投资人都很感谢。当时很多人觉得马云很疯狂,他们不理解你做的事情,很多风险投资者给你钱,因为当时已经有了一个现有的美国模式,你搬到中国,但是美国没有像阿里这样的模式,我第一次在《时代》上出来,他们叫我疯狂马云。我觉得疯是好事,我们有点疯,但我不蠢。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你的模式是好的,那么我们没有机会了。我们募集到了钱,我很感谢,如果投资者获得收益,我很自豪。

  马云:我们一开始在网上让人做生意,大家互相都不认识,你怎么做生意呢?要依靠信任。对电子商务,最重要的是信任。当第一次到美国募资,很多风险资本说,马云,不行的,在中国做生意靠关系,怎么可能用互联网?我知道,没有信任机制,没有信用,这是不可能的。

  马云:到目前为止,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。如果中国政府来找我,关于国家安全,关于恐怖主义和打击犯罪,我们可以合作。但是其余的,不行。数据太重要了。如果漏出,是一场灾难。

  十五年前我们从什么都没有,发展到今天的规模。十五年以后,我希望大家看不见阿里巴巴,看不见淘宝,因为已经无处不在。大家都把淘宝当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,我希望15年以后 ,人们忘记电子商务,他们觉得就像电力一样,没人觉得是高科技。我不希望15年以后,我们还走在路上,将再谈论电子商务如何帮助人们,

  查理?罗斯:你出生在杭州,创立公司在杭州,你的公司总部现在还在?

  马云:每天有超过1亿的用户访问我们网站,我们直接或者间接创造了1400万就业机会。从18人在我的公寓,到现在3万人,在杭州有一整个总部。但是我觉得,和15年前比阿里是很大了,但是和15年后相比,现在的阿里还是婴儿。

  查理?罗斯:你一开始利用担保交易来做的?

  马云:是的,12-13岁那时候,不知道什么我突然喜欢上英语,那时候没有地方能够学英语,没有书。所以我到杭州宾馆,9年来的每天,范伟拍《铁道英雄》学说山东方言 要求被真打 -中新网,我去那里做免费导游,他们教我英语。这个经历改变了我一点,我是完全的中国制造,没有在国外接受过一天的教育。当那些人问我,你怎么能说英语这么好,能够像西方人一样思考。我觉得这些外国旅游者,打开了我的视野。这九年教会我,要独立的思考,别人告诉你事情的时候,你要思考一下。

  查理?罗斯:我们谈谈IPO,你看到了人们的期待了吗?

  在设想全球化以及阿里巴巴的下一个15年时,马云说,他不希望15年之后,人们还在街上谈论电子商务究竟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便利,而是到那时电子商务已经完全融入人们的生活,甚至于人们已经忘了何为电商,未来,阿里巴巴的目标是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。

  很多年前,人们说,我宁愿把钱放枕头底下,也不放银行,但是今天人们都知道,银行比你更知道怎么保管好钱。

  马云:我们要学会适应拒绝,我们不是那么优秀的,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拒绝我们。记得我申请工作30次,失败了。我去申请警察,一共5个申请,4个通过,只有我没有。 KFC来中国,24个人申请这个工作,23个人成了,1个人没录取就是我。我申请哈佛10次,都被拒绝。我告诉自己,也许有天我可以去教书,点赞!广西一小伙自愿当摔倒九旬老太的座椅-广西新闻

  马云:对,你在这里创业,你就把根扎在这里。

  这给我了更大的压力,当我们市值超过IBM,可能有天超过沃尔玛。我们可能是世界前十大或者前十五大市值最高的公司。我告诉我的团队,真的吗?我们没有那么好。多年前,人们说,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很糟,不赚钱,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亚马逊更好,eBay更好,谷歌更好。在美国没有这样的模式,我告诉团队,我们比大家想的好,而今天我告诉团队,我们不是像人们想的那么好,我们是一个15年的年轻公司,是一个平均年龄27-28岁的公司,做些人类历史上没有的事情。

  查理?罗斯:1995年第一次到美国?

  马云说,阿里发展过程中总是被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所激励前行。他对偶像阿甘的评价就是“简单,从不放弃”,这也成为出身草根的阿里巴巴的一种气质。

  查理?罗斯:为什么叫阿里巴巴?

  在过去14年,每天我们做的事情,就是建立信任机制。今天我很自豪,今天中国和世界上,人不信任别人,他们总觉得别人在骗人。但是因为电子商务,我们每天完成6000万笔交易,我们互相不认识,但是做生意,递送商品,汇钱,我不认识你,但是我拿着你的包裹跨越大海高山,送给别人。我们至少有6000万次信任每天都在发生。

  马云:恩,是啊,这是个不大的IPO,250亿美元,我记得2001年,我到美国来募集300万美元,被30家风投拒绝了,所以现在我回来要的多一点。

  查理?罗斯:你出生在60年代,正是文化大革命。

  马云:64年出生的,是文化大革命的尾声阶段。我们的祖父是一个小地主,解放后被认为是坏人,所以小时候我就我知道,那时候有多艰难。

 445分钟,英语老师出身的马云今天给达沃斯“上了一课”。在一间并不算大的论坛会场中,身着深蓝色中山装的马云面对CBS名嘴查理?罗斯的一连串提问时神态自若、妙语连珠,引得现场笑声不断。

  马云:担保服务是因为支付宝,这就是我喜欢达沃斯的地方,当时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。开始的几年,阿里巴巴一个很大的信息平台,大家开始讨论没有支付。我和银行谈,没有银行愿意做。我该怎么做?如果我做支付,可能是违法的。但是不做的话,电子商务发展不起来。

 

  喜欢《阿甘正传》的马云在回忆创业最初的前三年时感慨称,阿里当时连续三年零盈利,但有一次他在餐厅吃饭,当吃完付账时,发现已经有一位陌生人替他埋了单,并留下一张纸条说,马云,我是你的客户,我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赚了很多钱,但我知道阿里还没有盈利,所以这顿饭我请客。